位置:首页 > 语录 >

梦回北上的日子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9 11

回家已经三天了,合肥的空气很好,没有了灰蒙蒙的感觉,没有北上寒冷的萧索和满地的落叶,风都是很软和的,脸上没有那般褶皱,也显得年轻一些了。路上的行人姿势很优雅,像是在观光旅游的游客,一路之上尽皆美景。入眼,都是这般闲适,安逸的景象,或许真的很好,最起码不用很累。午夜梦回,家的温乡,或许也是想要这般感觉。

北京这个秋天好像也没有那么特殊,香山红叶,北海泛舟,这些事本来是在脚下的,可惜却失去了一次经历的机会。听说那满山遍野的红叶红的像火,像一座火山,即便没有去都仿佛可以那红遍的香山。那一片片红叶轻轻的滑落,似舞者手中的花瓣,随风而下,妖娆多姿。红叶还是见过的,10月的长城带着寒冷的清风,登上最高点,俯瞰四周,古时的塞外,今日的城都,似乎可以感觉到风的味道有点细微的变化,这股风来的迅速,来的柔和,来的清爽,站在壁堡之上,想像着塞外的大漠,想象着草原牛羊,声声吆喝,带着清晨初醒的朦胧,下意识间便觉得提神了许多,在这城墙内外生长着各色各样的树,或许此时才能感觉到这是在北上的地方,那些树和南方的有相似的,也有不相似的,估计那些树就是北方的特产吧!南方的树终究和北方的不一样吧,北方的树叶总让人有种尖锐,锋利的感觉,而南方的树叶却让人觉得大气和阔绰。树干也不一样,有种挺拔的感觉,或许这是北上的风造就的吧!里面偶尔也能见到一些红叶,只是此时的红叶并不是红色的,而是清一色的绿色,到是和这一片绿海很像了,没有显得格格不入,也没有特殊的妖娆,或者,在深秋,当漫山黄叶飘零的时候,它会在从中默默的红灿,只是那时给人的冲突就不那么强烈了。这个时候的落叶应该很好看吧,随风而逝,荡涤在长城内外,有着洒脱的感觉。那个时候一定很美吧!斑驳的红叶,稀稀疏疏,在这漫山的黄叶之间参差红火,似点缀,似修饰,至于谁修饰谁便不得而知了。总是给人以美感,柔和的光晕,淡淡的清香。这便是深秋。

清晨,风吹的时候还是很冷的,站在长城脚下,看着蜿蜒盘踞的城墙,有种压制的感觉,阳光还没有看见,阴森森的,山脚下到处是卖衣服的人,他们穿的很严实,看着就有种温暖,所以那个时候就会觉得更冷,在山间之中,清晨本来就是冷的象征,幽暗的灯光,鲜奶般的空气,会让你打起哆嗦的。很决然,在山脚下买了一件衣服,裹在身上,果然舒服了很多,身板也能挺直一点。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,在好汉碑前忽然有种自豪的感觉。毛主席的大气磅礴还在眼前,那是一种折服,也是一种豪气干云。

下面的事处理完了,就该往上爬了,这个时候,阳光终于冲出大山,一股暖洋洋的气息,大山开始明艳起来,也开始热闹起来,群山之间,蜿蜒盘踞,白色的城墙穿插进碧绿从中,断壁之间更有种磅礴的气势,宛如一个睡美人。顺势而上,慢慢的向上爬去,眼前的世界越来越开阔,太阳已正式升起,暖暖的感觉,群山之间,鸟儿欢鸣,浓郁的绿叶将整片山给覆盖了一层,很难得见到一些山石裸露出来。往北去,有一片比较大的山岩,仿佛三个卧着的巨人,历史的洗礼,可能上千年才形成的风貌,或者上千年后的游者看的就不是这般模样了。偶尔能看见一下枣树,好小的枣,好小的树,或者这便是天生地长的缘由,颗颗红粒在绿叶中摇曳,偶尔会有一两只鸟停在上面叽叽喳喳,不知道它们会不会以这些枣为食,但能看出它们是想以此为家。登上一边的高峰,俯瞰而下,或许这时才能真正的领略到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的意蕴,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,往下看去,山下登记处业已喧哗,身着五颜六色衣服的人们陆陆续续向山上涌来,本不宽裕的走道已然变得拥挤,但都没有因为这气势而退却,逆流而上,此时可能并不能真正领略到诗中长城内外,惟余莽莽,大河上下,顿时滔滔的豪迈,但这般气势却是不打折扣的,或高或低的城墙便真是一条卧睡的巨龙,一股折服之气荡然而生,古人的智慧真的无穷无尽,一砖一瓦垒起的万里长城,拼起的史前巨龙,令世人叹服。

北京清晨的天,真的很蓝,有时候蓝的让人感觉不是那么真实。而北京的雨却不让有舒适的感觉。虽然没有南方那种气势逼人的凶悍,但那种腼腆的温柔却让人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。

北京的雨,见得不多,映象却很深。十月金秋,本已凉爽的天,被这场秋雨浇灌之后就显得有点过冬的味道了。穿梭在古时宫墙中,被这秋雨淋的有点火燥,但身上寒冷却提醒着自己要冷静。护城河内烟雾朦胧,岸边的柳树随风摇曳,俨然一幕烟雨江南图,只是这面积小了一点,景色也没有江南的野,城市的气味还是比较浓郁的。也没有了贤者垂钓舟上的那股韵味了。古时的宫殿,现时已经被列为文化保护遗产,那一件件在岁月中留下的物件已蒙上一层灰尘,时光没有消逝它们,却也尘封了它们,它们的身上承载的便是历史的痕迹,与现时是没有多大关系的,墙头的小草或许只是当代不小心的生存者,却让人留下了一丝古韵和冷寂。帝王的时代已不复,这些为帝王者的东西只能横亘历史,穿越古今。

听说北京的雨不长下,偶尔也会晚期的,预计今天的雨可能会到明天才下,也有可能提前在昨天就下了。第一次,在这样的城市淋了个遍身湿透,有点意外,也有点偶然,因为这场雨准时准点的下了。国都的大门在黎明中显得神秘,宽阔的广场让这个地方变得愈发的磅礴大气了。升旗的那一刻应该激动人心吧,人山人海的节奏,旋律也没有听清楚,随着衣角的水滴,退场的节奏便快了很多,万人的离去就像一波洪水涌入了大街小巷,进屋,外面的雨依旧下着,身上的衣服依旧没干,心情也恢复了平静,淡定,吹干身上的衣服。

关于北京的人没有多大记忆,月余时间大多数还是和朋友待在一起的,只是有种感觉,北京的人走路总是很着急,像是前面有金子一般,或许这就是生活的节奏,现在没有在北上落居,可能还是有所差别的吧!而北京的食物却是让我这个外来人有点不适应了,名小吃,名品菜等等,都是蛮不错的,记忆里还是有蛮多的菜,只是有些不似南方的,就觉着有点不适应了。

这便是北上的节奏,北上的感受,完美的地方,完美的节奏,有着牵绊的人,有着惦记的事,北漂的生活或许会有个新的角度。

午夜梦回,北上的生活转眼已经过去了数年,当时一起进京的朋友有的已经去了别的地方,分散在各地,也有的朋友还留在北京打拼,闯下了他们的一片天地,我也辗转过多个地方,当初努力逃离的地方,现在是深切的怀念,那些去过的,看过的,经历过的,仿佛还发生在昨天。只是时间飞逝,过去的已经走远,再想来一场,已经提不起这般勇气了,当初背着行囊,说走就走的勇气。

看到一个朋友写过的《曾经的年少,当初的你》,真是有种潸然泪下的感觉,那些年肆无忌惮的随便,现在却举步维艰,真的当乞丐都在努力工作的时候,自己还是停止在当初的少年,真是有种说不上来的难堪,午夜梦回,也只有在这清晰远去的梦中,感慨一下,远去的不是时间,而是曾经的自己。

更多>>最新图片新闻